71
阅读
0
评论
分享
病例报告
头孢曲松治疗先天性神经梅毒一例
中华传染病杂志, 2017,35(06): 375-375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80.2017.06.013
摘要
引用本文: 孙丙虎, 池云, 成骢, 等.  头孢曲松治疗先天性神经梅毒一例 [J]. 中华传染病杂志,2017,35( 6 ): 375-375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80.2017.06.013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  关键词  主题词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 71 引用 0
相关资源
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
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×

患儿女,3个月,足月剖宫产。因梅毒抗体阳性和皮疹1个月余于2013年5月20入东南大学附属南京市第二医院。患儿1个多月前于南京某医院查血梅毒抗体快速血浆反应素实验(RPR)阳性(1∶16),梅毒螺旋体明胶凝集试验(TPPA)阳性,其母同时查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4),TPPA阳性,同时发现臀部少量皮疹,未予重视。1周前于当地医院复查血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32),其母同期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4)。患儿皮疹分布于臀部、枕后和颈部,红色圆形皮疹,伴脱皮,无发热、咳嗽、咳痰,无腹痛、腹泻,食纳、睡眠可。入院后体格检查:体温36.80 ℃,脉搏110次/min,呼吸18次/min,神清,精神可,皮肤、黏膜无黄染,臀部、枕后和颈部可见红色圆形皮疹,伴脱皮。颈软,两肺呼吸音清,未闻及明显干、湿性啰音。心律齐,无杂音。腹软,无压痛。四肢活动自如,神经系统无明显阳性体征。实验室检查:白细胞计数17.51×109/L,中性粒细胞比例0.57,红细胞计数4.12×1012/L;Hb 124 g/L,血小板计数334×109/L,ALT 206.0 U/L,AST 169.2 U/L,HBV血清学标志物正常。四肢长骨X线片示:双侧尺桡骨及胫腓骨骨质改变,考虑为梅毒骨感染。入院后查血清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256);梅毒抗体TPPA阳性;脑脊液常规、生物化学无明显异常,脑脊液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16);梅毒抗体TPPA阳性。患者两次青霉素皮试阳性,入院后予头孢曲松、红霉素、复方甘草酸苷、还原型谷胱甘肽、垂盆草等治疗。输红霉素组液体时,出现皮疹、发热,考虑过敏反应,停用。经头孢曲松钠(泛生舒复)0.5 g 1次/d,静脉滴注21 d,2个月后复查血清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32),TPPA阳性,继续头孢曲松1个疗程;半年后复查血清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16),梅毒抗体TPPA阳性;脑脊液梅毒抗体RPR阴性;梅毒抗体TPPA阴性;四肢长骨未见明显异常征象。治疗后12个月随访,血清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4),TPPA阳性。治疗后18个月复查血清梅毒抗体RPR阳性(1∶4),TPPA阳性。治疗后24个月复查血清梅毒抗体RPR阴性,TPPA阳性。

讨论

先天性梅毒是由于妊娠16~18周以后,梅毒螺旋体经胎盘通过脐血感染胎儿引起。先天性神经梅毒临床上并不常见,临床表现复杂,尤其是早期先天性神经梅毒不仅可出现皮肤和中枢神经系统损伤,还可出现多脏器损伤。由于其临床表现复杂多样,不典型或无症状,各类型症状交叉重叠,极易被漏诊或误诊,目前尚无诊断的金标准[1]。因早期诊断缺乏敏感指标,需结合患者病史、临床表现、实验室及影像学检查等综合分析。脑脊液检查是神经梅毒诊断的重要依据之一,其中脑脊液中蛋白含量和白细胞计数变化可辅助神经梅毒诊断,但不能作为独立诊断依据,而脑脊液梅毒螺旋体抗体相关检查是诊断神经梅毒的有力证据[2]。本例患儿有典型皮疹表现,血和脑脊液梅毒抗体RPR、TPPA抗体均阳性,且梅毒RPR效价大于母亲同期效价4倍以上,故诊断先天性神经梅毒明确,其肝功能异常、骨质破坏表现均与先天性梅毒有关。

目前,青霉素G仍然是治疗神经梅毒首选药物。然而,对于青霉素过敏者,如何选择药物是治疗神经梅毒的棘手问题[3]。头孢曲松是CDC推荐的也是目前研究最多的青霉素替代药物。头孢曲松成功治愈神经梅毒国外有一些研究报告,但国内相关报道鲜见[4,5]。本例先天性梅毒患儿出现中枢神经系统、骨骼及肝脏损伤,由于对青霉素、红霉素均过敏,经头孢曲松治疗2个疗程后,复查脑脊液梅毒抗体RPR、TPPA阴转,四肢长骨损害明显改善,随访血梅毒抗体效价呈逐渐下降趋势,故头孢曲松治疗先天性神经梅毒具有较好的效果,可以作为青霉素G的替代药物。

参考文献
[1]
MarraCM. Neurosyphilis[J]. Continuum (Minneap Minn), 2015, 21(6 Neuroinfectious Disease): 1714-1728. DOI: 10.1212/CON.0000000000000250.
[2]
吴亚琼季必华. 神经梅毒的诊治进展 [J]. 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5, 29(4): 418-420. DOI:10.13735/j.cjdv.1001-7089.201405138.
[3]
JayCA. Treatment of neurosyphilis[J]. Curr Treat Options Neurol, 2006, 8(3): 185-192.
[4]
ShannS, WilsonJ. Treatment of neurosyphilis with ceftriaxone[J]. Sex Transm Infect, 2003, 79(5): 415-416.
[5]
郑占才王家璧头孢曲松治疗梅毒研究进展 [J].中国性科学201019(6): 10-12,18. DOI:10.3969/j.issn.1672-1993.2010.06.003.
 
 
关键词
主题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