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著
细胞因子信号转导抑制物-3及固醇调节元件结合蛋白-1c通路在脂肪变性HepG2/HepG2.2.15细胞中的变化
中华传染病杂志, 2017,35(06) : 326-331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80.2017.06.002
摘要
目的

探讨HepG2和HepG2.2.15细胞脂肪变性对细胞因子信号转导抑制物-3(supressors of cytokine signaling-3,SOCS-3)、固醇调节元件结合蛋白-1c(sterol regulatory element binding proteins,SREBP-1c) mRNA和蛋白表达的影响。

方法

油酸诱导HepG2和HepG2.2.15细胞脂肪变性,成功构建脂变的细胞模型,分为HepG2对照组、HepG2.2.15对照组、HepG2脂变组和HepG2.2.15脂变组。实时定量PCR法检测细胞中SOCS-3及SREBP-1c mRNA的表达情况,蛋白质印迹法测定细胞中SOCS-3及SREBP-1c蛋白的表达变化。统计学处理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和Tukey法。

结果

SOCS-3 mRNA表达水平,HepG2.2.15对照组显著低于HepG2对照组,HepG2脂变组显著低于HepG2对照组,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均P<0.01);HepG2.2.15脂变组较HepG2.2.15对照组也降低,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=0.173);细胞与脂变有交互作用(F=25.547,P<0.01)。SREBP-1c mRNA水平,HepG2.2.15对照组表达低于HepG2对照组,HepG2.2.15脂变组表达明显高于HepG2.2.15对照组,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均P<0.01);HepG2脂变组与HepG2对照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=1.000);细胞与脂变有交互作用(F=5.04,P<0.05)。蛋白质印迹法检测结果显示,两组细胞脂变48、72 h后SOCS-3和SREBP-1c蛋白水平显著高于非脂变细胞。

结论

两组细胞脂变后SOCS-3和SREBP-1c蛋白的表达出现上调。细胞与脂变之间存在交互作用,HBV基因可以抑制脂变细胞SOCS-3 mRNA的表达,促进SREBP-1c mRNA的表达。

引用本文: 王艳, 赵龙凤, 王荣荣, 等.  细胞因子信号转导抑制物-3及固醇调节元件结合蛋白-1c通路在脂肪变性HepG2/HepG2.2.15细胞中的变化 [J]. 中华传染病杂志,2017,35( 06 ): 326-331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1000-6680.2017.06.002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 0  关键词  0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 0  评论  0
相关资源
论文 | 视频

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。

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本刊文章,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。

除非特别声明,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。

CHB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问题,严重危害人类健康。非酒精性脂肪肝(NAFLD)是一种以肝细胞脂肪变性和脂质贮积为特征的临床病理综合征,是除乙型肝炎外的第二大肝病。临床研究发现,我国CHB合并NAFLD的发病率为11%~15%[1,2]。胰岛素抵抗(IR)是NAFLD发生的中心环节,脂肪肝的"多重打击学说"中第一重打击就是来自IR[3]。细胞因子信号转导抑制物-3(supressors of cytokine signaling-3,SOCS-3)是一类具有抑制Janus激酶/信号转导和转录激活因子的调节因子,可以通过调节胰岛素信号转导和细胞因子信号转导,在脂肪肝的IR机制中发挥重要作用[4]。固醇调节元件结合蛋白-1c(sterol regulatory element binding proteins,SREBP-1c)是脂肪合成基因的主要转录调节因子,参与脂质的代谢平衡,在NAFLD的发生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[5]。本研究利用油酸诱导HepG2.2.15细胞脂肪变性,成功构建出CHB合并NAFLD的细胞模型,通过检测HepG2.2.15细胞脂肪变性过程中SOCS-3和SREBP-1c mRNA及蛋白的表达变化,观察存在HBV的肝细胞在发生脂肪变性过程中其IR和脂质合成通路的变化规律,探讨其发病机制。

 
 
展开/关闭提纲
查看图表详情
回到顶部
放大字体
缩小字体
标签
关键词
固醇调节元件结合蛋白-1c
细胞因子信号转导抑制物-3
肝炎,乙型
脂肪肝